第78章(1 / 2)

“注意侧边,有大型感染体出现”小白说。

“全体分散。”阿渡说。

“他的气势,不会是遗忘者的首领吧。”神威说。

“收集到载具以后,都集中在这里,等待突破命令。”阿渡说。

“真是失败,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小白说。

“可是也没有八分。”林潇说。

“快上车有什么好打的。”

“神威速度。”林潇说。

“被缠住了。”神威说。

“小白去帮助神威一把。”露西亚说。

“神威,给我将头低下。”

“啥”神威说。

“那我就不管了。”小白说。

“啊,差点打到我了,很危险啊,你知道不知道。”神威说。

“不上车才是最危险的。”林潇说。

“得手了。”

“各位,我们也该上车了。”露西亚说:“等等丽芙呢。”

“丽芙在遗忘者的车上。”小白说。

“什么。”

'阿渡。

“这是怎么回事。”林潇说。

阿渡手握着方向盘,驾驶着载具一路向前。

坐在旁边的丽芙不发一语凝视着扭曲的地平线,身体随着座椅摇晃任凭自已的长发被吹散。

“你比我预想的要淡定。”阿渡说。

“我在等阿渡和我道歉。”

“果然没有外表看起来柔弱。”

“你们绑架我,可是要承担风险的,对遗忘者这种规模的势力无法承受。”

‘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事情,应该好好拜托我们。’

“但现在将哦我们分开还将我的同伴置身危险之中。”

“我们的确不像伤害你。”阿渡说:“但是也不打算确保你的阿暖,跟不会害怕我们所做的结果。”

“空中花园欠我们田铎,我们早就做好了拼死战斗的准备。”

“只是此时此刻,我们非常需要接下来的事情能够成功。”

‘为了这个目的,将你的朋友置于危险之中,拖延时间本来就是对策。’阿渡说。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我们就灭有留给你,除了配合我们之外的其他选择。”

“那么阿渡先生,请让我在这里下车”丽芙说。

“不过。”

“如果你愿意选择帮助我们,等事件结束以后我会考虑向你和伙伴们道歉。”阿渡说。

“丽芙的信号在附近消失了。”

“这座设施附近,有他们隐藏起来的载具。”小白说。

“附近这些感染体破坏的方式,完全是他们的风格。”露西亚说。

“我们离丽芙很近了。”

露西亚说。

“先不要急,附近的沙地中可能还隐藏着其他变异体。”

‘如果我们被变异和遗忘者前后夹击的话,就不一定可以保证救援行动陈宫了,在进入设施之前,我们应该还有时间做准备。’小白说。

“好吧。”露西亚说。

“剩下的感染体不多了我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是怪物在接近。’

“居然会这样。”

“如果丽芙还在的话,就可以找到情况。”

林潇说。

“终于解决这些怪物,为什么瓦沙克跟着我们。”

“利用对气味的感觉。”

‘他似乎是给了见面礼物,俺就是诱饵。’

“现在该如何是好,李富有进不见了。”

“他们目前为止都是没有抛出任何条件,也就是没有任何想要对话解决的意思,接下来发展是一种情况了。”

“兵戎相见吗?”林潇说。

“外围侦查已经完成了,确定没有埋伏。”露西亚说。

“进入的路线呢?”小白说。

“丽芙不在,我们搜集讯息的能力有限,现在除了等待神威回来灭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怎么了吗?”林潇说。

“我来之前和礼服一起挑选的玩偶。”露西亚说。

“那只绵阳玩偶,和丽芙真的很像,都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在战斗的时候,有时候我也会觉得最耀眼的人是一直处于后排的丽芙。”

“当初我选择了她,或许是因为被她身上问你且耀眼的光芒所吸引。”

‘如果没有猜错,丽芙是我们几个当中唯一获得最高等级荣誉勋章的人。’

‘我相信有这样经历的她,一定可以有办法保全自已。’林潇说。

“神威回来了。”

“侦查结果如何。”

“入口很狭窄,伏击你的感染体大致上可以分为俩队,一对会从入口进出,还有一堆在入口处随机游走。”

“综合考虑销量最高的方案只有潜入了。”

“了解。”林潇说。

“建筑物内部居然是绿洲研究人早生态圈。”

“如果是的话,说不定这里就是空中花园的生态系统。”

“总感觉这地方不太对劲。”露西亚说。

“这里的生物多样性不足。”

“我看出来了,这里不是生态圈,远处那个大楼中心超出它的支撑米娜,还有是有高中出现了问题。,”

“泉水的浮力根本不正常啊。”

“意识海。”小白说。

“意识海的模拟器?”林潇说。

“小白听到请回复。”

“不过不适合通讯。”

“神威还在吗?”

‘我们需要回合,如果只是放海的话,还没有经过多久我认为,我们距离不会太远’

“也对,等等我好像碰到了什么。”

“那是我的肩膀。”

“抱歉,指挥官你情况如何。”

“很好。”

“指挥官是完全的人类,为什么会和我们一样、”小白说。

“神威还是没有恢复,呼叫空中花园吧。”露西亚说。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露西亚和指挥官跟我来。下摆说。

“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这是一种很傻建的设备,可以进行投影,运作能够简单影响空间内各种电磁力效果。”

“与其说是欺骗感官,不如说是在真是空间上覆盖了一层虚假。”

‘所以我们暂且出现视觉问题是一种对这种空间的不适应。’露西亚说。

潇说。

“不过对知觉欺骗人们很早就通过其他方式实现这种东西效果不好不说,制造代价很大。”

“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这种投影设备的影响呢。”

“很简单找出来然后关闭。”

“投影设备多半就藏在这种地方。”

小白将电磁投影设备拆卸下来,空间诶的异样感又上升了。

“看来设置这些的人为了尽力保证投影精确,会同时使用多个设备,从不同的角度产生影响。”

“破解的办法是找到了,不过遗忘者难道以为这种程度就可以阻拦我们?”小白说。

“我们出发。”林潇说。

“办法倒是有一个。”小白说着从身上拿出一个东西。

“这是一个东西。”

“你没有亲人在控鹤宗护院。”

“好吧,不是谈这个的时候,这个东西是一个玩具引力探查装置,在居住区商店可以买到。”

“不管在哪儿都可以感觉到,毕竟探查有效范围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只要带着它一动记录一下它。”